丈夫出國只帶二房!告訴原配:「那邊只能一夫一妻 你留下吧」 兒子「為母鳴不平」九年後終於母子團聚

民國時期是一個非常特殊的時代,新思想和舊思想互相碰撞。儘管人們在這個時候拋棄了許多封建教條,但是仍然留下了一點殘餘。

1990年5月18日,李宗仁的原配夫人李秀文在廣西桂林舉辦百歲壽宴時,她的獨子李幼鄰和孫女雷詩從美國萬里跋涉歸來,與廣西統戰部門的工作人員們一起為李秀文祝壽,在接受新華社記者採訪時,李幼鄰雙眼噙滿了淚水,說道:「我的母親已經活了100歲,可她卻是守活寡整整70年啊!」

李幼鄰與母親李秀文

Advertisements

此時,李幼鄰也已經是70多歲的老者,心裡仍有為母親而發的不平之氣,他話里話外,透著對父親李宗仁的責備,對二夫人郭德潔的不滿,更有對母親的關懷與憐惜。

李秀文曾在口述回憶錄里深情地說道:「我三十多歲就沒有了婚姻的樂趣,幸虧有兒子陪伴了一生。」

李秀文回憶錄

1992年6月18日,102歲高齡的李秀文與世長辭,李幼鄰從美國回來奔喪,因哀思過重加上旅途顛簸,本來身體無恙的他,很快身體狀況急轉直下。

1993年3月,李幼鄰自覺生命垂危,無法再為母親修墓,不禁著急落淚,他卧病在床,讓人代筆,向國內親友寄去1500美元,具體交代了為其母築墓事宜,當年5月,他追隨母親而去。

李幼鄰從小與母親相依為命,他的一生都想為母親爭口氣,以摯真的親情給她回報,平生事母至孝、關懷入微,這也是李秀文不如意的婚姻生活中最大的幸運和安慰。

Advertisements


1、丈夫發達後另娶嬌妻,李秀文默默隱忍


李秀文是廣西臨桂縣人,與李宗仁同村,比李宗仁大幾個月,是個傳統女子。

1911年,二人由父母包辦成親,當時,李宗仁還在廣西陸軍小學讀書習武,對這位妻子,他一開始或許沒有多少感情,卻頗為敬重,因為結婚後他一直在外奔波,根本無暇照顧父母,就由李秀文在他家中伺候公婆、操持家務,代他盡孝。

李宗仁

Advertisements

出於感激,回家後經常教妻子認字,還為她正式起了「李秀文」的名字,後來,二人感情越來越好,1912年,李宗仁考入廣西陸軍速成學堂,每逢休息日,哪怕離家60多里路,也要趕回來與李秀文團聚。

李秀文早年曾為李宗仁生過一個兒子,但孩子很小時就夭折了,1913年,李宗仁從軍校畢業後,一直在外南征北戰,參加護國戰爭、護法戰爭和粵桂戰爭,軍階也從排長升到營長,與李秀文聚少離多。

1919年,戰局稍為平靜,李宗仁駐軍在廣東新會縣,併兼任縣長,他派副官將妻子接來同住,1920年,李秀文在新會生下了兒子李幼鄰,孩子的到來,更讓他們有了家庭的歡樂。

李秀文

Advertisements

1921年,因局勢不穩、戰爭爆發,李宗仁派人把母子倆送往上海,自己則聯合了十幾連人馬前往桂平縣一帶的玉林地區,成立了「廣西自治軍第二軍」,自任司令。

李秀文長相福態,常有人說她命好、八字好,說也奇怪,從她嫁給李宗仁後,李宗仁的事業發達得很快,短短十年時間,便由大頭兵成為了廣西「自治軍」第二路總司令,1923年,他與廣東孫中山大元帥府取得聯繫,加入國民黨,從此開始了政治生涯。

就在丈夫平步青雲之際,李秀文忽然得知,李宗仁身邊出現了新人。

郭德潔比李宗仁年輕15歲,是桂平縣人,原名郭儒仙,結婚後由李宗仁改名為「郭德潔」。其父郭六是縣城裡的泥瓦匠,家境小康,郭德潔自幼爭強好勝,20年代初,桂平縣剛剛興起女子上學的風潮,郭德潔便不顧家人勸阻、鄰居譏笑,報名進入桂平女子學校讀書,這讓她在偏僻之地也得以接觸新學、開闊了眼界和見識。

Advertisements

郭德潔

1922年,郭德潔16歲時,李宗仁帶著浩浩蕩蕩的人馬入駐桂平縣,幾天後,他站在城樓上觀察地勢時,看見郭德潔騎著自行車從城樓下經過,看起來清純動人,不禁一見鍾情,後來托朋友介紹,李宗仁與郭德潔相識了,一起吃了幾頓飯,而郭德潔對這位既威風又儒雅的司令也非常仰慕。

李宗仁有意迎娶郭德潔,郭父一開始並不同意,一來李宗仁已有妻室,郭德潔只能作妾;二來,郭德潔和他人早訂有婚約。

Advertisements

但郭德潔很有主見,堅持要取消婚約,嫁給李宗仁這個桂系將領當側室,當時李宗仁的防區已經擴大到七個縣,與白崇禧部聯合後,成為「定桂討賊聯軍」總指揮,在桂平一帶勢力不小,郭父無法對抗,只得在1924年把女兒嫁給了李宗仁。


2、一主內一主外,二房成了民國第一夫人


李宗仁娶了郭德潔後,寫信給李秀文說,他在外征戰,身邊沒有女人照料,而現在桂系隊伍聲勢已大,他擔任廣西省綏靖督辦公署督辦兼廣西陸軍第一軍軍長,也需要有人幫他交際應酬,因此在朋友介紹下,娶了郭德潔為側室,並讓她放心,她的正室位置不變,讓她安心在家帶孩子和侍候公婆。

李秀文不喜歡爭,因此從未表示反對。

1925年,李宗仁統一廣西、任桂系領袖後,把李秀文和李幼鄰也接到桂平同住,後來遷往南寧,李幼鄰入讀南寧初小。

Advertisements

李幼鄰與母親

一開始,郭德潔對大太太李秀文還畢恭畢敬、禮數周全,謹執側室之禮,而李秀文也從不在她面前擺大太太架子,兩個女人相處不錯,但不久後,隨著郭德潔認識的官太太、政治人物越來越多,閱歷已深,便不太愛搭理李秀文,再不與李秀文一同外出了。

對此,李秀文在自傳里無奈地說道:「都是外人挑唆,不怨郭德潔。」

因為當時外間有人說,李秀文要不是生了個兒子,郭德潔早就當上正房了,意在嘲笑郭德潔不生孩子。郭德潔一直沒有生育,她很喜歡李幼鄰,有時候哄著他喊自己媽媽,而李幼鄰年紀雖小,卻立場堅定,怎麼也不肯開口叫一聲媽。

由於郭德潔長期在外交際,與官員夫人們酬酢,一般外面都認為郭德潔才是李宗仁夫人,1926年,北伐戰爭爆發後,郭德潔當選為國民黨廣西黨部監察委員,由黨部推選為「國民革命軍第七軍廣西婦女工作隊」隊長,跟隨李宗仁一同出征。

郭德潔

她是新派女子,心性又高,加上天生麗質、氣質出眾,出征那天,郭德潔身穿將軍服、腳蹬長靴、騎著高頭大馬,領一群戎裝女子隨行,號稱「芙蓉小隊」,宛如當年梁紅玉陪韓世忠鏖戰沙場的傳奇再現。

郭德潔

與此同時,李秀文和李幼鄰母子被送往遠離戰場的香港安置,李幼鄰入讀西南小學,李秀文則一心陪伴兒子。

北伐戰爭期間,李宗仁的第七軍所向披靡,令桂系將領從此登上民國政治舞台,而身為李宗仁妻子,郭德潔更以高人一頭、引領潮流的姿態出現,應該說,她能力的確出眾,非常適合從政,不但與白崇禧夫人馬德璋等人相處和睦,還能夠幫李宗仁出謀劃策,久而久之,郭德潔忘記了自己的侍妾身份,一直以李宗仁夫人自居,別人也從不提這茬事。

李宗仁與郭德潔

有一次,白崇禧家裡辦喪事,李秀文與郭德潔都以李宗仁夫人身份送了輓聯,白家對她們二人知根知底,認為嫡庶有別,便把李秀文送的輓聯掛了起來,而沒有掛出郭德潔的。

郭德潔知道後,怒不可遏,特地上門質問,白崇禧夫人深感為難,也知道郭德潔得罪不起,李秀文聽說後,打發人去說:「無所謂的,她要是鬧,掛她的就行。」這才解決了一場糾紛。

宋美齡與郭德潔

但李秀文也並非一昧軟弱,對於李宗仁與郭德潔外面的事,她眼不見為凈,可到了臨桂縣老家,李秀文認為那裡是李家的根基所在,就非要講個道理不可。

李宗仁母親的葬禮上,李秀文與郭德潔再次碰面了,按當地喪葬規矩,祭弔之時,家中男女分佔兩列,然後夫妻雙雙叩頭祭拜,郭德潔習慣了與李宗仁出雙入對,雖然她心裡明知李秀文是正妻,但到了夫妻跪拜時,她還是搶著排到李秀文的身前,要和李宗仁同時以夫妻身份磕頭。

這一次,李秀文再也按捺不住了,當著眾人,她高聲喝止道:「沒這個道理!」一來,她是李宗仁明媒正娶的正妻,二來,李宗仁母親是由她侍奉多年並送終的,這個道理,她今天非要當著全家族的面扳一扳。

郭德潔當場就愣住了,眼看風波一觸即發,李宗仁大哥趕緊出來調解,他把郭德潔拉到男人們站的行列當中,讓她跟在李宗仁後面跪祭,李秀文這才板著臉走上前去,與李宗仁以夫妻身份在婆婆靈柩前跪了下來。

李宗仁與郭德潔

不過,老家的事情畢竟只有短暫幾天,此後,郭德潔在外還是長期以李宗仁夫人自居,由於她一直沒生育,自感氣短,無法要求李宗仁與李秀文離婚,1937年,郭德潔抱養了一個兒子李志聖,作為李宗仁的次子。


1937年7月,日機開始轟炸廣州,剛在廣州培正學校完成了中學學業的李幼鄰便匆匆出國了,在美國的威斯康星州上了大學,後來又前往芝加哥大學讀碩士,他在國外很少提起相處時間不長的父親,而是非常想念自己的母親,但礙於戰亂和生計的壓力,卻無法與母親團聚。

郭德潔心高氣傲,對李宗仁照顧得非常細心妥貼,在家對李宗仁的衣食事必躬親,在外擅長交際、熱心慈善。

向國大代表了解選情的郭德潔

可因無法生育,她不能真正地圓夫人夢,便把大量精力投入到政治活動中,獲得了不少榮譽和政治資本。

1948年,李宗仁競選副總統時,她十分儘力,掏錢包下南寧百齡餐廳、重慶安樂餐廳、安樂大酒樓、華僑招待所和介壽堂等,為國大代表提供下榻處,一天三餐她都周旋於代表之中,問寒問暖、聯絡感情,為李宗仁拉票。

得知李宗仁當選,郭德潔被友人激動地舉了起來

1949年初,蔣介石宣布下野,李宗仁出任代總統,郭德潔終於圓了「民國第一夫人」的夢,沒有白費幾十年苦心。

身為「總統夫人」的郭德潔

但蔣介石名義上退位,實際沒有真正放權,李宗仁只是個擺設,隨著全國解放在即,白崇禧指揮的桂系部隊全被打散,李宗仁也失去了真正的實力。


3、獨居多年,兒子想盡辦法接她團圓


1949年4月,正在香港創業的李幼鄰從桂林把李秀文接到了香港。

1949年11月20日,李宗仁以治病為名,與郭德潔從南寧飛往香港,在香港醫院遇見了李秀文,李秀文聽說他要去美國治病,還熱心地說到時候要讓兒子陪他去看病。

第二個月,李宗仁帶郭德潔、李志聖母子辦好籤證、一同前往美國,卻沒有帶名義上還是自己妻子的李秀文,而是婉轉地說道:「外國是一夫一妻制國家,你留下吧。」

李秀文被他的決定弄得非常傷心,雖然李宗仁已經事實上拋棄了她二十多年,但美國還有她朝思暮想的獨生兒子李幼鄰,她也渴望著與兒子團聚。

李幼鄰聽說父親帶了郭德潔和弟弟來美國,卻沒帶來自己的生母,心下也很不滿,此時,他已經與混血太太珍妮結婚,並生了兩個女兒,定居在紐約,香港的公司幾個月前就倒閉了,由於生計壓力,他在美國只是個小職員,力量不夠,一時無法幫母親辦好籤證,只得想出一個迂迴之計,讓母親先飛到古巴,再由古巴入境。

李幼鄰與妻女

於是,1952年,李幼鄰幫母親買好飛往古巴的機票,已是六旬老人的李秀文獨自登機飛到古巴,並在美國機場換機時,與守候已久的李幼鄰匆匆見了一面,就獨自前往古巴哈瓦那定居,在李幼鄰朋友的照顧下獨居多年。

直到1958年,李秀文的入美簽證才辦好,得以來到紐約與兒子、兒媳還有四個懂事的孫女團聚。

也許是母親的到來為他帶來了好運,從1960年到1972年,這12年間,潦倒多年的李幼鄰生意做得風生水起,公司產品暢銷,成為華爾街的富豪,他帶著母親和妻女一同搬入了豪宅,每到周末,就駕車帶著全家人到處旅遊休閑,生活愜意,讓李秀文的晚年過得安逸幸福。

而此時的李宗仁,卻沒了往日的風光,他在紐約市郊里弗德爾與人合租了一座小樓,起初還有老部下老朋友來看他,後來因為夫妻二人經濟上捉襟見肘,無力接待,漸漸深居簡出、門可羅雀,李宗仁接受了哥倫比亞大學歷史系的採訪開始寫回憶錄,而郭德潔則學英文、作畫,過著隱居生活。

李秀文並不念舊恨,她常催促兒子去探望父親,因此父子倆每月會見上一面,大多時候是李幼鄰去看望父親,有時候李宗仁也來串門,與髮妻一聚,小時候很少一起生活的父子,此時常能見面聊天,李幼鄰也漸漸了解到父親為國為民的另一面,感受到父親曾為政壇巨人的不同尋常。

李宗仁、郭德潔在北京參觀

1964年,郭德潔被查出患了乳腺癌,她一生愛美,擔心手術會破壞體形,又擔心傳出去會被人說是奪人之夫的報應,拖延了不少時日後,到1965年已是癌症晚期,病中,郭德潔思念故土,渴望回到祖國,為幫她了結心愿,李宗仁沖沖重重困難,帶著郭德潔回到了北京。

臨行前,他去看望了李秀文和李幼鄰母子,把次子李志聖交給李幼鄰照顧,並對李秀文說:「我年紀大了,不願意客死異鄉,我想回國了。」

1966年,郭德潔在醫院病逝,由於身邊一個親人都沒有,在程思遠的介紹下,李宗仁幾個月後娶了一個年輕的護士胡若梅,並為其改名胡友松,作伴照顧其晚年。

胡友松

1969年,李宗仁因肺炎去世。

他身故之後,李秀文見孫女們都已長大離家,她越發懷念家鄉,遂在1973年回到廣西臨桂縣老家定居,受到政府和家鄉親友的熱烈歡迎。

李幼鄰將母親送回國後,不辭辛苦,年年回鄉探母,李秀文以102歲高齡去世後,李幼鄰思母情切、傷心過度,不到一年後,就在紐約與世長辭了。他的弟弟李志聖與兄長一直手足情深,後來在紐約當了廣告設計師,娶了四川妻子,生有一兒一女,也生活得不錯。

李秀文的婚姻生活雖難稱美滿,但擁有這樣一個孝順能幹、事事為她著想的兒子,又壽至百齡,可謂福壽雙全,也沒有什麼可遺憾的了。


via





編輯精選推薦 More +