曾是首例5胞胎!產婦很高興「20年後她卻說」:寧願一個都不要 丈夫勞累過世:孩子們現況曝光


引言:

「你懷的不是四胞胎,而是五胞胎。」


當醫生這麼告訴王翠英和繳寶存夫妻的時候,二人都吃了一驚。


原以為四胞胎已經夠讓人難受了,卻未曾想到,王翠英肚子里居然有五胞胎!


王翠英不知道自己之後將要何去何從,這孩子是要還是不要呢?

王翠英(右)

Advertisements


意外懷五胞胎,孕期飽受折磨

王翠英和繳寶存夫妻都是河北人,農村出身,生活很是清苦,全靠一雙手來賺取費用。


2001年,當得知懷孕的消息,夫妻二人還很是高興。


畢竟那時候,王翠英已經35歲了,和很多適齡女性比,算晚育。


結果一去醫院檢查,夫妻二人傻眼了:醫生告知,王翠英懷的是四胞胎。

繳寶存

Advertisements


雖然說,王翠英家需要勞動力,但一口氣養四個孩子,他們家還是負擔不起。再加上懷四胞胎,對王翠英身體負荷很重。


於是王翠英和繳寶存聽從醫生的建議,決定去大醫院做減胎手術,希望能把孩子減到三胞胎或者是雙胞胎。


但是,到了北京的婦產醫院,醫生再做一次B超檢查,又給夫妻二人帶來了更為殘酷的消息:王翠英懷的不是四胞胎,而是五胞胎。有一個發育比較小的胎兒,藏在了其他兄弟姐妹後面。


而且,由於二人到北京做檢查的時間,比第一次檢查的時間更晚,王翠英和胎兒的情況,已經不適合做減胎手術了。


錯過了最佳減胎時間,孩子又從四胞胎變成了五胞胎,接二連三的負擔,讓懷孕的喜事變成了噩耗。


繳寶存很是擔憂之後的情況,王翠英卻覺得這是天意:也許是上天讓她懷上這五個孩子,那麼她就要努力地讓這五個孩子好好活下去。

Advertisements

王翠英


隨著月份逐漸增大,王翠英的肚子也以幾何倍數增長。


她的肚子比同齡孕婦還要更大,這導致了她身體極其不平衡。


Advertisements

走路自不必說,躺著也要隔段時間換個姿勢,不然手腳就會變得麻痹,很難動彈。


除此之外,胎兒的存在也擠壓著她的身體各處器官。


首先是胃部,王翠英時常覺得胃脹難受,吃不下東西,但是孩子和母體都需要營養,所以王翠英只能強撐著自己吃下去。


其次是心臟,心臟被擠壓得難受,王翠英總覺得供血不足,再加上肺部的影響,時常還覺得透不過氣來。


到了七個月的時候,王翠英的身體已經到了強弩之末。


醫生建議,儘快進行剖腹產手術,不然的話,母親和胎兒都會有性命之虞!

王翠英

Advertisements


冒死生下孩子,開始艱難養娃

2002年3月4日,王翠英被推進了手術房。


這次手術和尋常剖腹產手術不同,稍有不慎將會引發王翠英心臟衰竭,又或者,會因為王翠英體力不足,導致大出血。


為了能夠順利剖腹產五個孩子,醫院的產科、兒科、麻醉科,各科室主任全部到位,分為三個小組,集結了20多名醫護人員。


2002年的時候,中國還沒有成功誕下存活率100%的五胞胎,這對王翠英,或是醫護人員,都是巨大的挑戰。


在半個小時之後,第一聲啼哭響起,五胞胎中的老大出來了,這意味著醫護人員成功了五分之一,也讓他們看到了希望的曙光。


緊接著,老二到老五的啼哭聲也紛沓而至,他們分別是三女兩男,體重都在三斤上下。


醫生將孩子遞給王翠英看,剛剛生產完的王翠英十分虛弱,努力睜開雙眼看著自己的孩子,眼見著孩子在嗷嗷大哭,她露出了欣慰的笑容。

Advertisements


王翠英分別給五個孩子取名:福慶、福森、福莉、福欣、福源。


然而,這只是開始,不是結束。剛生完之後,孩子們產生了一系列的併發症,尤其是老二,病情十分嚴重。


Advertisements

當時,五胞胎出生的新聞引起了社會的關注,已經有一些愛心企業給王翠英一家提供了幫助,然而在病魔面前,任何幫助都是杯水車薪。


再加上,兩口子也不是為了孩子而斂財的人,已經習慣了財富靠自己雙手的夫妻二人,毅然決然決定借錢治病,再慢慢還給別人。


就這樣,老二的病治好了,但二人卻背下了沉重的債務。


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日常照顧五個孩子,也讓夫妻二人疲憊不已。

王翠英和五個孩子


比如最簡單的餵奶事宜,王翠英遇到了尷尬的問題。她的奶水過少,沒辦法補給五個孩子。


再者是晚上孩子會起夜哭鬧,一個孩子的哭聲就已經夠讓人心煩意亂,遑論五個孩子。


最終夫妻二人苦苦支撐了三年之後,2005年,終於做了個決定:妻子為了讓孩子有更好的教育,在北京紮根讀書,而丈夫則為了更多工作,前去紹興打工。


二人在河北老家的門口種植了五棵樹,希望孩子長大成人之後,這五棵樹就是他們的見證。


但是沒想到的是,長期的分居,讓夫妻二人出現了矛盾。


家庭出現矛盾,懷疑丈夫出軌

原來,自從繳寶存前往紹興工作之後,王翠英和他的聯繫就漸漸少了,有時候幾個月不打電話回來都是常事,二人唯一能見面、溝通的時候,就是過年的時候。


與此同時,繳寶存在外賺的錢,沒有一分送回了家裡。


照顧五個孩子,全都是靠王翠英在北京做家政,養活五個孩子,從2005年到2015年,這十年的光陰就此渡過。


王翠英為了接更多的活,一整天都不吃不喝,就怕吃飯、上廁所耽誤了上工的時間。


即便如此,一天下來,下班回家也已經是深夜了。


五個孩子從小也明白父母的難處,於是從小到大就學會自理家務,小學還沒畢業,這五個孩子已經會煮好幾個菜了。


然而繳寶存的「冷淡」,仍舊是王翠英心裡的一根刺。


她認為自己為家裡付出了如此之多,如果繳寶存還在外面有了別的女人,那她也不想和他過了。


就在二人的感情陷入僵局之時,2015年,王翠英接到了一個綜藝的邀請,希望能夠幫助他們家免費裝修房子。


這時,王翠英就想起了那個被他們一家閑置在老家的房子,當初想著一家團聚,此刻卻似乎已經物是人非。


可王翠英卻仍舊希望,節目組能夠幫她改造這個老家。


原來,她和繳寶存,在五胞胎之前,還有一個十歲的大女兒寧寧。


王翠英認為,因為五胞胎,和忙碌貧窮的生活,讓她無暇照顧大女兒。寧寧很早就獨立,2015年的時候,也已經24歲,到了成家立室之時。


王翠英希望,老房子的裝修,能夠當作婚房,讓女兒風光出嫁。


但是寧寧卻希望,這是大家過年的時候能夠一起團圓的地方。


這件事,讓王翠英意識到了父母對孩子的重要性。五胞胎也希望父親能夠早日從外地回來,一家團聚。


可是,遠在紹興的繳寶存,聽到了節目組的邀約,卻選擇了拒絕回老家,也從不解釋自己為何不經常打電話回家、也不把賺來的錢寄回家。


王翠英未曾想到,丈夫背後居然藏著這樣的秘密。


為了整個家庭,丈夫勞累過世

繳寶存在紹興,是做紡織廠送貨的工作,除此之外,他還負責擔任紡織廠的夜間保安。也就是說,他一天24小時,幾乎沒有休息的時候。


在2015年之前,繳寶存的所有工資,實際上並沒有進入他的口袋,而是由公司直接將賬戶划給債主。


當年給老二治病的錢,繳寶存仍在艱苦地還債。


而如今,大女兒出嫁在即,他把2015年賺的所有錢,都留給大女兒做嫁妝。


而繳寶存作為一個傳統男人,不願意將自己的苦難分擔給妻小。尤其是王翠英,她已經跟著自己吃了太多苦,他不想讓王翠英再受更多苦。


得知丈夫這些年來,和自己一樣都忍耐著生活的艱苦,王翠英潸然淚下,和丈夫將那些隔閡說開,二人又回歸了曾經的甜蜜時光。


看著父母之間由冷戰變成融洽,五胞胎和寧寧也高興不已。


尤其是五胞胎,他們一直相信父親的人品,也相信父母是世界上最好的父母。


令人痛心的是,長期勞累下,使得繳寶存的身體終於不堪重負。在2016年的時候,他罹患了重病。


2017年,繳寶存病重離世,而且不幸就在五胞胎的生日前後。


這一年,五胞胎15歲,也是他們過的十五年的生日中,唯一一次沒有歡笑的生日。


失去了丈夫的王翠英,更覺照顧孩子的任務十分重大。大女兒已有自己的家庭,無需她操心,此刻她想問五胞胎的建議:「今後你們還想繼續在哪裡讀書?」


五個孩子性格各異,老大福慶脾氣火爆,老二福森性格強勢,老三福莉溫吞,老四福欣古靈精怪,老五福源敦厚老實。


但是在面對母親的問題,五胞胎做出了同樣的回答:「我們回河北吧!」


回河北,一是能夠節省在北京租房的開支,能夠減輕母親的負擔;二是,那裡有當初節目組給他們裝修好的家,是凝聚一家信念的最初起點。


於是,2017年過後,在北京讀了十年書的孩子們,又回到了河北。兩地教材不一樣,孩子要跟上也需要花費大功夫。


但也許是遺傳了父母吃苦耐勞的基因,孩子們都知道如何勤儉持家,五個孩子,在物價飛升的現在,一個月只要500元的生活費。


就這樣,高中的生活飛逝而過,到了2020年,孩子們即將高中畢業了。


可是因為疫情,讓他們面臨了上網課的需求,也遇到了另一個難題:手機。


五個孩子直到2020年也沒有屬於自己的手機,但為了上課,大姐福慶一馬當先,去找人「借」了幾部舊手機,把壞掉的零件拆了,重新拼接組裝,成了新手機。


熬過了上網課的時間,終於到了高考的時候。王翠英很是緊張,孩子的未來都在這上面。


高考完之後,還沒等放榜,孩子們就已經開始著手另一項事宜。


高中畢業之後,前路漫漫難測

原來,五個孩子決定,之後上大學的費用,由他們自己承擔。於是,在高考結束後,他們忙不迭地就去找散工做。


福源的敦厚老實,讓他在北京找到了一份保安的工作,雖然月薪只有4000元,但是包吃包住,王翠英也算安心。


而另外四個孩子,雖然沒有找到像福源一樣穩定的工作,但找到了一個手工活,於是暑假裡便開始了。


過了一個月,成績出來了。除了福源特招之外,其他四個孩子中,三個姐妹都考上了大學。只有福森,以200多分的成績落榜。


而這一點,早在2015年的時候,繳寶存就已經知道了:「我家幾個孩子,福森是最愛讀書的,但是現在也是成績最差的。」

五胞胎和王翠英


雖然福森沒有像其他幾個兄弟姐妹一樣考上大學,但是他認為自己可以早早出來工作,也是個不錯的選擇。


在外人看來,這幾個孩子的成績都不是很理想,或者說到「很差」的地步。


可是王翠英知道,在完全不富裕的條件下,孩子們能有這樣的自理能力,和懂事乖巧的個性,已經是上天賜給她的禮物。


「如果可以重新選擇,我寧願一個都不要。」王翠英曾說道,「這樣,他們就不用來到世界上,跟我一起受苦了。」


很快,五胞胎也進入了他們心儀的學校,或是擅長的領域。


2022年春節,已經是大二學生的三姐妹,和已經可以幫補家用的福森,和已經有了一個孩子的寧寧,都回到了屬於他們溫馨的家。


那是曾經一家八口最初的夙願,王翠英看著神龕上丈夫的遺照,又看著和樂融融的六個孩子,以及一個小外孫,內心不住感慨:「老繳!我們一家還在一起呢!」


結語:

王翠英和繳寶存,體現了當代勞動人民艱苦耐勞、團結溫馨的形象。他們自力更生,也默默地愛著自己的家庭。


而他們的幾個孩子,在艱苦地長大後,從未抱怨過生活的不公,也用屬於他們的方式,守護這個家!



文章參考:今日頭條

編輯精選推薦 More +