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夫一句話毀她復出之路!「洗腳水」葉蘊儀14歲走紅23歲閃婚「27歲失婚跌落谷底」 如今46歲浴火重生美翻

人生早已沒了折返的路,我們能做的唯有遠航。


在1990年代,關之琳、王祖賢、李嘉欣等大美人橫行香江之時,曾經出現過一位圓臉大眼的日系美少女。她自成一派,以蘿莉般的外表和其他美艷型女星劃分開來,成為一代鼻祖級蘿莉,她就是葉蘊儀。

Advertisements

葉蘊儀是在街上被星探發掘,而後踏入娛樂圈的。

13歲的她,就已經為麥當勞等多個品牌拍攝了廣告,以陶瓷娃娃般的可愛形象俘獲了很多人的目光。

Advertisements

小巧精緻的五官,加上人畜無害的眼神,就是葉蘊儀的個人招牌,娛樂圈裡別無分店。

紅撲撲的小臉蛋,透明又清澈,像是不諳人間煙火的小精靈。

Advertisements

笑起來更有一種“眾生皆苦,唯有你是草莓味”的滋潤感。

當年的成龍大哥還與葉蘊儀一見如故,經常一把將她抱上身,寵愛之情溢於言表。

Advertisements

葉蘊儀主演的第一部電影,就讓她初嘗走紅滋味。

1989年,香港嘉禾和日本聯手製作電影《孔雀王子》,葉蘊儀就在其中出演“地獄聖女”阿修羅。

Advertisements

雖然這是一個魔性少女的角色,但在16歲的葉蘊儀詮釋下,倒不失靈動和俏皮,得到了很多人的喜愛。

第二年,電影公司又為“阿修羅”這個角色單獨開了一部新電影叫《阿修羅》,新加入了日本著名男星阿部寬和香港女星李麗珍。

Advertisements

回想起來,十幾歲的葉蘊儀在當時幾乎是眾星拱月般的存在。

成龍和梅艷芳主演的電影《奇蹟》,有專門為她留了一個角色。

Advertisements

王祖賢和張學友主演的《千年女妖》裡,葉蘊儀也有份出演。

在主打“三生三旦”的《神經刀與飛天貓》中,葉蘊儀還和林志穎組成其中一對情侶,其他兩對分別是梁家輝和張敏,以及張學友和張曼玉。

彼時的香港,正是紅姑祖賢等大美人各顯神通之際,像葉蘊儀這般沒有侵略性的鄰家小妹妹,要想突出重圍自然不是一件易事。

可沒有人會想到,葉蘊儀卻藉由《孔雀王子》這部電影成功打入了日韓市場。

電影在日本上映後的1989年,日本知名雜誌《ROADSHOW》就將葉蘊儀選為“全年最受歡迎外國女明星”第一位,同年,她應邀飛去日本領取新人賞的獎杯。

日本觀眾將她稱為“香港的後藤久美子”,就連前輩大導演羽仁進的女兒導演羽仁未央,也力邀葉蘊儀出演科幻片《老貓》,這部電影後來還被選為東京電影節的開幕影片。

第二年《孔雀王子》在韓國上映後,葉蘊儀又再度走紅韓國,被韓國觀眾評為“韓國最受歡迎外國女演員”。僅憑著一部電影,葉蘊儀就成為香港對外出口的頂級女明星,一時間風頭無兩。

除了拍戲,葉蘊儀還有往歌壇發展,實行歌影雙棲的發展路線。

她加入了日本唱片公司,先是接連發行了兩首日文單曲,之後首張日文專輯也在1990年12月推出。

還在聖誕節到來前,推出了聖誕節音樂專輯,廣受歡迎。

與此同時,葉蘊儀在台灣也有過不錯的發展,上過多檔熱門綜藝節目。

還因為普通話不好,在自我介紹時將“十九歲”說成了“洗腳水”,讓台灣觀眾都記住了這個甜美呆萌的港島少女,被譽為“1990年代最可愛的女孩”。

那幾年,葉蘊儀的事業發展得越來越好,走到哪裡都有一大批影迷跟隨,身邊自然也少不了追求者,其中包括不少城中富豪。在那當中,以“玩具大王”陳柏浩的追求最為猛烈。但萬萬沒想到,這是葉蘊儀噩夢的開始。

有傳,陳柏浩先是打算送一輛法拉利跑車,想藉豪車贏得美人歸,但被葉蘊儀拒收了。

之後,他用9999朵玫瑰擺成了一個大大的“心”字,開著一輛紅色紅色法拉利跑車,去接葉蘊儀邀請她共進晚餐。

除了做足形式之外,據說陳柏浩還曾經在葉蘊儀感冒拍戲時,搭飛機去倫敦悉心照顧,最終才打動了葉蘊儀,成功求婚。

1995年,兩人在香港淺水灣的豪華別墅舉行了婚禮,陳柏浩還特地製作了一批和葉蘊儀外形相近的人形玩偶,擺滿了婚禮現場,十分浪漫。

婚後的葉蘊儀,還聽從了婆家的建議,宣布退出娛樂圈,成為全職太太,並在婚後的第二年生下了兒子陳紹臻。

但很可惜這並不是一個童話故事,故事的一開始有多浪漫,最後的結尾就有多難堪。外人以為葉蘊儀嫁入豪門收穫幸福,殊不知這五年的豪門日子摧毀了她的前半生。

1999年,葉蘊儀懷上二胎後,陳柏浩就流連於聲色場所,多次被媒體拍到和女人同行的親密照片,尚在孕期的葉蘊儀多次勸說也絲毫挽回不了渣男的心。

以下來自葉蘊儀後來公佈的私人日記內容。

在女兒出出生後,有了新對象的陳柏浩就直接向葉蘊儀提出了離婚,而葉蘊儀答應離婚的前提是兩個孩子的監護權必須要給她。

最終法院做出了判決:葉蘊儀獲得一子一女的撫養權,並由前夫陳柏浩一次性補償800萬港元,每個月另行支付5000港元的撫養費。

但陳柏浩除了履行每月支付的5000元港元撫養費外,對於800萬的補償費卻一直推三阻四,直至一年後投資失誤導致破產,就連撫養費都難以支出。

而這位“世紀渣男”,更渣的還遠不止於此。

為了博取同情,陳柏浩主動向傳媒“爆料”,指責葉蘊儀不但貪慕虛榮,而且需求旺盛,讓他無力招架,因而才決定離婚。

落魄男子企圖賴賬,竟以閨房隱私來攀咬為他生兒育女的妻子,其行為之鄙陋堪稱當代陳世美。

但吃瓜群眾只管瓜的大小,而很少去質疑爆料的真實性,這件新聞被曝光後,葉蘊儀的標籤就從往日的玉女變成了“欲女”,她上街都會收穫異樣的目光,她無奈地向法庭申請禁制令,讓陳柏浩停止對她名譽權的侵犯。

離婚後獨立撫養兒女的葉蘊儀,為了生計,她一開始打算重返娛樂圈,但這個盛產玉女明星的造夢工廠,哪裡還有她的位置呢。

她身形不再窈窕,那張曾經的蘿莉臉上寫滿了滄桑二字。

葉蘊儀召開了記者會宣布復出,結果記者不斷刁鑽提問,現場還有人將果皮和礦泉水瓶扔向她,大家站在道德的製高點對她進行審判,逼問她“欲女”一事的真實性。

當時的葉蘊儀可謂是步履艱難。想去拍戲,結果劇本不僅粗製濫造,還有很多露骨鏡頭,她猶豫之時反被導演嘲諷“你以為你還是玉女啊”。

她又跑去試鏡廣告,但大部分廣告商都嫌她樣殘身肥,好不容易談定以一萬元報酬出演女子醫院的廣告,結果負責人色瞇瞇地說“你前夫說你需求旺盛,如果我讓你拍,你怎麼報答我”。

那注定是一段黑暗無助的歲月,自知演藝夢難再繼續的葉蘊儀,開始謀求其他出路,全力完成一對兒女的學業。

她從2002年就開始寫書,找來好友李麗珍幫忙寫書序,剖白自己的心路歷程。

2015年又出版了一本名為《她們的二三事》的作品,從一個個知名女性的獨立態度,帶出對人權、女權和女性主義的思考,最終獲得了香港金閱獎2015的最佳書籍獎。







這期間葉蘊儀還一邊進修紙泥土創作行業,在2007年考入香港藝術學院文憑後,之後又完成澳洲墨爾本理工大學的純藝術碩士課程,畢業後和好友合夥創業開設了自己的藝術教室,由她創作的作品還入圍了第八屆拉古納國際藝術獎,是唯一的香港代表。

之前胡定欣還在活動上佩戴過由她製作的禮帽。

2013年,葉蘊儀在曾志偉的邀請下復出拍戲,與李若彤、李麗珍、陳慧珊等1990年代女神,開拍新劇《女人俱樂部》,引發了一陣回憶潮。

雖然經濟條件有所改善,但葉蘊儀還是能省則省,經常看到她搭乘地鐵出行,購物也只去平價商店,有一次所買的衣服和裙子,加起來價錢都不超過二百元。

但葉蘊儀對於自己的感情卻一直不是很上心,雖然也曾經有過一兩段戀情曝光,但據說最後都因為要照顧兒女,以及工作賺錢,導致沒有時間去經營新的感情,久而久之也習慣了單身一人。

從葉蘊儀的社交網站的動態來看,她的日子過得很充實。

工作時神采奕奕地出現。

遇到假期會獨自外出遊玩散心。

偶爾還會去客串一下表演嘉賓。

或者和姐妹們一起出席活動。

或許人越年長,愛情反倒不再是必需品,精神世界的豐富才是最重要的,特別是對於葉蘊儀來說。

縱觀葉蘊儀的人生,14歲走紅,23歲閃婚,27歲成雙失媽媽,曾經的春風得意一度成為了一種詛咒。

這個世界就是一個大山谷,谷底和山峰就擺在那裡,只是上下的人永遠在浮動。人生早已沒了折返的路,我們能做的唯有遠航。

文章來源:toutiao

Advertisements

你可能會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