豪門出渣男!她嫁給台灣大眾情人 卻倒貼老公10年「慘遭小三上位」顔面無存

我這一生只有兩個女人,一個是我的老婆,一個是我的女兒;至於以前的女朋友們,嘿嘿……都是一群大便。

2005年,一個身材魁梧、長相斯文的男人,在台灣訪談節目上對老婆真情告白;同時,不忘惡狠狠地踩上前任們幾腳。

這個男人,當年在台灣人氣火爆,因為無論是家世還是長相,他完全就是從小說中走出來的霸道總裁。

他就是台灣蔣家第四代傳人,蔣經國的嫡孫--蔣友柏。

蔣友柏

Advertisements

當年,小蔣擄獲台灣少女心時,立的是「愛妻狂魔」的人設;號稱家裡家外,老婆最大。

而他的老婆,這位全台灣女人的公敵,是一個名叫林姮怡的女演員。

只是,真心難經歲月--婚姻15年,林姮怡硬是從「全台最幸運的女人」活成了台灣上流圈的一個笑話。

林姮怡與小蔣結婚時,才發現豪門之下,早已不復當年輝煌;無奈拿著娘家的貼補老公數十年,卻不料渣男一朝得勢,翻臉無情,小三公然挑釁,正室顏面無存。

怎一個慘字了得!

林姮怡

Advertisements

林家千金

林姮怡當初嫁給蔣友柏時,很多人說她是高攀豪門,幾輩子修來的好命;但林姮怡的出身,並沒有那麼的卑微不堪。

1976年,林姮怡在台灣出生。

她的父親是花蓮慈濟醫院的院長,台灣醫學界的泰斗,曾獲得過美國神經治療和再生學會最傑出獎的殊榮。

如此家庭,林家的千金又能差到哪裡去?

林父

1998年,22歲的林姮怡大學畢業。

她沒有想著子承父業,而是對父親說,自己更想去演藝圈發展。

Advertisements

林父知道演藝圈魚龍混雜,不適合心性單純的女兒;但無奈女兒固執己見,自己又對這個掌上明珠素來千依百順,只好同意她去娛樂圈闖蕩一番。

林姮怡本就長得五官柔美、氣質溫順;再加上這樣的家庭扶持,在演藝圈中不說大紅大紫,也算是順風順水。

她曾出演偶像劇《薰衣草》,也給張學友的MV當過女主角。

如果不是遇到了蔣友柏,匆匆隱退演藝圈,說不定林姮怡也能有自己的一番事業。

那也不至於活成今日的模樣--被渣男老公拋棄后,歲月帶走了容顏,生活磨碎了事業,自己沒了家庭又沒了金錢。


Advertisements

蔣家媳婦

林姮怡和蔣友柏相識在一場朋友的聚會上。

此時的蔣友柏,剛剛從加拿大回到台灣;身上空有「蔣家第四代傳人」的鮮亮名頭,兜中晃來晃去卻沒有紋銀幾兩。

當年蔣家在台灣醜聞不斷,於是留下祖訓:後輩子孫不得再碰政治。

於是,大學肄業、一窮二白的蔣友柏剛回到台灣,便上節目哭窮道:

父親離開我后,我才發現家裡真的沒有錢了。沒有大家所說的瘦死的駱駝比馬大,我身上的積蓄幾乎為零。


Advertisements

但窮,並不影響他泡妞;畢竟,「蔣家第四代傳人」的名號還是相當唬人的。

回到台灣的蔣友柏接拍雜誌、上訪談節目;以1米84的魁梧身材和文質彬彬的氣質擄獲一眾台妹芳心,被稱為「最想嫁的黃金男」。

但這個「黃金男」看中了家底豐厚的林家千金--林姮怡。


Advertisements

此時的林姮怡被公司派到新加坡學習聲樂。

為了得到佳人的青睞,蔣友柏不辭勞苦地奔波於台北和新加坡兩地;只為陪林姮怡喝一場下午茶,吃一餐晚飯。

為了證明自己用情至深,小蔣還在自己身上紋了一隻紅色的豹子;只是因為林姮怡喜歡豹子,也喜歡紅色。

每當自己看到身上的刺青,便會想到一生摯愛的林姮怡;只是短短十幾年後,身上的刺青完好,但小蔣的真情卻不知為何蕩然無存了。


Advertisements

林姮怡一開始對蔣友柏的追求婉拒道:「談情說愛的日子雖然很美妙,但工作讓我很有充實感,所以現在我的重心還是事業。」

此時的林姮怡,大腦還算清醒。

然而再清醒的大腦,也經不起花言巧語的糖衣炮彈。

蔣友柏安撫林姮怡道:「沒關係的,我支持你的演繹事業。只要是你喜歡的,我全部支持。」

好一副尊重對方的情郎模樣!只是說完這句話沒多久,林姮怡便懷上了身孕,然後草草結束了自己的事業,為小蔣洗手作羹湯。


豪門男還是鳳凰男?

2003年,蔣友柏對外公布婚訊后,台灣少女們一邊痛心疾首世間又少了一個黃金單身漢,一邊謾罵林姮怡姿色平平,家世一般,配不上自己心中的「大眾情人」。

那些年,林姮怡的確遭受了太多的攻擊與謾罵;然而她不發一言,默默退居台後,做自己的蔣家媳婦。

在倆人決定結婚之前,林家父母曾問過蔣友柏:「你要娶我們林家的女兒,那你在台灣有婚房嗎?」

蔣友柏低著頭,沉默了數秒后,說道:「我現在沒有,但我將來會有的。」

林父看著執意要嫁的女兒,只能重重地嘆上一口氣后說:「你們就住到西門町的公寓里,每個月的租金我們兩個老人來付!」


林姮怡的母親也對這位「豪門女婿」發問:「你現在賺多少錢一個月?」

蔣友柏回答道:「我賺4000一個月。」

林母聽完反問道:「你覺得4000一個月能養活得了一個家庭嗎?你知道林家爸爸賺多少錢一個月?20萬一個月!這樣才能養活得了一個家!」

蔣友柏在林母機關槍式的逼問面前啞口無言,只能喏喏地說道:「給我時間,我也可以。」

林家兩位老人除了嘆氣,只能同意女兒的婚姻;畢竟林姮怡的肚子已經微微隆起,名譽之家經不起任何的風言風語。

只是,本想著女兒嫁得門當戶對,卻不想兜兜轉轉,竟是找了個豪門中的「鳳凰男」。


2003年,蔣友柏與林姮怡完婚;郎才女貌,倒也是讓人祝福的人間童話。

婚後,林家一門對這位女婿不遺餘力地扶助。

不僅為他們租房,資助他們生活費,林父還用自己多年的資源和人脈,為女婿牽線搭橋、拉攏生意。

林家一門畢竟在台灣浸淫多年,很多權勢顯貴都很買林父的面子;所以,林家女婿自然生意不愁。

此時的蔣友柏,根基未穩,還是一副逆來順受的「小奶狗」模樣。


他在上台灣訪談節目《康熙來了》時,對老婆真情告白:

林姮怡是我的一生摯愛,我願意為家庭的孩子傾其所有;婚姻是一輩子的事情,既然結婚了,在我這裡就沒有離婚的道理。

當小S問起小蔣婚前的諸多情史時,這個男人陰森一笑,說道:「前女友們嘛,都是一群大便。」

此時嬌妻在側,如此詆毀辱罵前任;哪一天對嬌妻感情不再,這段婚姻又還能剩下幾分情面呢?


只是此時的蔣友柏,把自己偽裝得太過良善。

他每天6點鐘起床,為全家準備早餐;8點準時送兩個孩子上學;甚至在深夜,為了老婆隨口的一句「想吃冰淇淋」,便穿衣驅車出來購買。

這樣的男人,連小S都情難自控,免不了大叫一句:「這天殺的好男人!」

但鳳凰男最怕翅膀硬了,他便會離巢而出,從此六親不認、翻臉無情。


渣男出軌

2017年,蔣友柏生意進入正軌;他終於可以不藉助岳父的力量,自己揚眉吐氣,挺直了蔣家的腰桿。

於是,渣男開始作妖。

2018年開始,曾經的「寵妻狂魔」蔣友柏頻頻被拍到與自己的女助理出雙入對,而他們光臨的地方更是耐人尋味,要麼是健身房,要麼就是酒店。

這名女助理,名叫庄涵雲。比起素雅矜持的林姮怡,此女顯得火辣妖嬈了許多。

也許正是這份年輕與奔放,讓她在短短几年之間,就從公司小職員做到了蔣友柏的私人助理。

蔣友柏和庄涵雲

面對緋聞,倆人保持一致的「死鴨子嘴硬」原則,表示只是普通的上下級關係,希望大家不要過多揣測。

雖然否認婚變,但此時再上訪談節目的蔣友柏再不復當年的婚姻甜蜜;他皺著眉頭對主持人抱怨說道:

婚姻,讓我感到疲憊。

三言兩語,已經為自己的婚內出軌鋪好了充足的退路。

而面對丈夫緋聞的林姮怡,在記者的鏡頭,白髮橫生素麵朝天,滿眼儘是衰老與寂寥。

這般模樣,還怎麼跟出軌在外的丈夫和公然挑釁的小三相爭呢?


2018年,蔣友柏與林姮怡宣布離婚;15年的婚姻,說散就散。

渣男對自己的婚內出軌沒有半分的愧疚,反而苛責前妻道:「這段婚姻,我從始至終沒感覺過幸福。」

與之前的山盟海誓相比,15年的時間恍若一記響亮的巴掌,將前塵往事扇得丁點不剩。

離婚後,蔣友柏與庄涵雲公開秀恩愛;倆人在鏡頭前,要麼摟腰摸秀髮,要麼攜手見父母。

而可憐的林姮怡,卻被拖欠著孩子的撫養費;頂著一腔憤怒,將前夫告上法庭。

人間無恥,盡現眼前。

離婚後的林姮怡

素來只聽說豪門出渣男,不想這豪門裡也能飛出「鳳凰男」!

拋妻棄子、借人上位、竟然還拖欠孩子的撫養費;法庭之上,不知蔣友柏還有幾分豪門嫡孫的尊貴。



編輯精選推薦 More +